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的博客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 ———— 明·方孝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黄金印象维也纳  

2016-01-27 17:16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Allan《黄金印象维也纳》

       1918年,才刚刚登上皇位两年的弗朗茨·約瑟夫一世目睹了奥匈帝国的末年。在美泉宫,他和改革派达成协议,正式放弃参与奥地利的任何政治事务。由于不愿意放弃皇位,他不得不远离故土开始了流亡的生涯。他带走了一切能带走的财产,却没法带走见证几百年来哈布斯堡皇朝辉煌历史的美泉宫。美泉宫的建造时期正是欧洲浸淫巴洛克和洛可可之风的年代,恰逢哈布斯堡家族是巴洛克和洛可可最忠实大拥护者,所以整个宫殿散发着轻盈华丽的气质。走在这座宫殿中,你不得不感叹富足的欧洲皇室对艺术和奢华的迷恋。或许也正是这种气质影响了少女时代生活在这里的玛丽·安托瓦奈特,她的奢靡即使在向来豪华的法国宫廷中也属罕见。当然,欧洲皇室在近代的命运大多是不得善终的,前面提到的弗朗茨·約瑟夫一世不得不流亡海外,而玛丽·安托瓦奈特则随她丈夫路易十六走上了断头台。



美泉宫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偷拍美泉宫内部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奥地利国家图书馆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
 
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黄金印象维也纳 - Allan - 瓦尔登湖的落叶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