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的博客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 ———— 明·方孝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·散文】雨季来了  

2016-12-10 05:1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·散文】雨季来了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雨季来了

 

 

每年夏初雨季如期而至马拉松式的强降雨将持续大半个梅雨季节。

豆大雨点打在房顶上,落在庭院中,置身风雨不透、宽敞明亮的房中,隔窗观雨,别样情趣。电闪雷鸣,天昏地暗屋檐下形成一道急速流淌的瀑布,再不担心屋漏墙倒连夜搬家。

以前每逢雨季,我惶惶不可终日: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所有家什都蒙着雨布,撑着伞,大小盆子摆一地,接满了倒,倒了接……白天上班心不安,夜晚接漏难成眠。

心酸往事不堪回首。

进城头五年,我每年搬一次家,每次搬家都在六月雨季

刚分配工作时,单位分我一间房,土墙瓦,单身的我倒也知足统一配置的桌椅、床和洗脸架将房间挤得满满当当;一扇木窗对着狭小的天井院,院子阴暗潮湿,不见阳光墙上苔莓瓦上小草郁郁葱葱,一片繁茂。壁虎潜伏在小草、苔莓间,守株待兔,若有虫蚁靠近,必将是它晚餐。晚风悠悠飘然入窗,对面瓦房上,一钩弯月在小草间随风飘动,阴雨多日,难得一个晴夜。这时,墙缝中、瓦隙间,传来虫鸣声,轻盈,悦耳,好似绵柔的催眠曲。睡梦中,雷声大作,暴雨倾盆,我拉开被子,蒙头盖脸,觉儿更香甜……一觉醒来,感觉睡在露天——西窗那面墙不知什么时候坍塌了,满院土坯。惊恐之余又觉着万幸:墙朝外倒。

上班路上,我看着大街上寥若星辰的几幢楼宇好生羡慕;踏进二楼办公室,更有种家的安然和说不出的欣慰:哪天住上楼房,还不乐死?不禁摸摸脑门,不是发烧说胡话把?这幢办公楼价值五六万,我不吃不喝得累上百余年。一番狂想,望梅止渴,聊以自慰而已。

有了正式工作就是公家人。除了不解决老婆(总有人介绍),一切都是单位解决。单位没有多余房屋,总务又给我张罗一处私房,一大一小两间,卧室和厨房分开了。黑瓦青砖的老房满目沧桑稳如泰山,我不再担心墙倒。雨季过后,酷暑到来,苔莓满墙的幽深老宅里,凉意袭身。

雨季眨眼到来,屋外暴雨满天,屋内小雨不住,褐红色雨水滴在家具、被子上,瞬间全染成那色,抬头望去,房顶也是褐红色——有年头的老房都是烟熏火燎样子。趁雨停那刻,迫促找房,仓皇搬家。新租的房子还是青砖黑瓦。老城西汉建县,我住过的房子,几乎都留下了不同时代兵燹印痕,更刻下繁盛时期,历代商号巨贾生意兴隆达三江的记忆。残存着古代记忆的老房,多数空着,房东无力修缮。可惜,这些能“申遗”的老房在旧城改造中销声匿迹了。

刚成家立业,年富力强,正是事业路上埋头进取之时,我却忧心忡忡,愁眉不展:不能“安身”,何以“立命”?无奈之下,常跑领导家诉苦、央求,领导比我还无奈。单位没有多余房,即使新建了宿舍,我也是空欢喜——职务和资历是分房依据。在领导家,许多时候,我被他的“豪宅”所吸引,竟然美滋滋地欣赏起那宽敞、优雅的居住环境了:日光灯洒下一片柔光,领导抖着二郎腿、黑白电视画面和领导老婆荧屏前的情表,模模糊糊地映显在被拖把拖得一尘不染,发着光亮的水泥地上;淡雅的窗帘里蒙了一层绿色纱网,蚊虫附在纱网上嗡嗡地叫着,它们看见里面的人,更嗅出裸露的肌肤上散出阵阵清雅的皂香味,乱飞乱扑,就是进不来;窗户下落地台灯那束暗红色光芒罩在沙发、茶几上,清茶飘香,青烟袅袅;领导不时瞟着电视,随着画面变化着表情,指尖燃烧的香烟,在烟缸边不时蹭着……如此优越的居住条件,我永远无法企及,心都看碎了。红砖红瓦的大房子,厨房、客厅、卧室布局有致,整洁的床单遮在床边,展示出红花绿叶的富丽,更展示出领导夫人雍容华贵的气质;床单未能完全遮住床腿,显出一行印着单位简称和白漆编号,床下的高脚痰盂也露出半个身影——领导夫妇夜间小解用的。忽然发现,领导这点跟我相同——夜间大解,他们照样攥着报纸亲赴公共厕所……心里竟然好受起来。

那天,我意外获得一则喜讯:政府没收一国企超标准住房,尚未分配。我赶忙找到领导,想请他出面跟房管局通融。领导说:“我们是政府职能局,你在我局——”他打住话,朝我手一挥,“看你打哪家拳了。”我领会了他的意思……

我开始第六次搬家。前几次搬家都是晚上,将熟睡的孩子放在摇篮里,抬到板车上,先搬进“新居”,然后再一趟一趟运家具,直到夜深人静才忙定。第二天,带着疲惫高高兴兴上班去。这次搬家,不是六月雨季,也不是夜晚,是阳光明媚的春天,朝霞满天的早晨!几辆板车浩浩荡荡朝新居进发,房东为我燃鞭送行……

我终于住进公房。青瓦红砖,前后两进,雪白的墙壁,崭新的门窗,比领导家更宽敞,条件更优越——我自建了卫生间。住进后,心里一直发虚,唯恐将我赶出。然而,我不再担心雨季了。几个月下来,风平浪静。领导说我打的是“迷踪拳”——招式灵活,干净利索。僧多粥手,不如先斩后奏,捷足先登。

九十年代初,我工作调动,赶巧搭半福利分房最后一趟车——我终于有了私产。

三十多年前的“狂想”早成现实,可青砖黑瓦再难找到,却又有些留念了。

而今,日子越来越好,但青砖黑瓦的老房子和连夜搬家情景,却一直深存在我记忆里。

 

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·6·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【原创·散文】雨季来了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
 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