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的博客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 ———— 明·方孝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·散文】 西窗弯月  

2016-09-11 20:32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·散文】 西窗弯月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

 西窗弯月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一钩弯月悄悄爬上西窗徐徐清风带着淡月光和花草馨香飘进小屋。白露一过,户外不再有扇子扑打声,家里人也上楼歇息了,院内院外很安静。院外几声狗吠,院内一阵蛐鸣,更给初秋夜笼上难以言状的孤寂。月儿藏在薄如浣纱的白云间,半爿面容时浮时隐,少女青涩、腼腆。恍惚间,小屋飘来一股味儿,沉思片刻,竟不知这“味”来自何方,历久弥香我深嗅着寻索……

书房从楼上挪到楼下烟雾仍从门缝飘到客厅,家里人怕闻烟味,书房只好搬出主屋。

日子好了,健康受到重视,烟民处处受限。早年在广播电台工作,编辑部六人,三杆烟枪。冬天门窗紧闭,烟雾中三位女士忠于职守兢兢业业,跬步不离,那位刚出校门的女同事差点跟男友闹分手——怀疑她搞“三角”,且证据充分——每次见面她都满身烟味。抽烟人喷云吐雾,让人吸下“二手烟”,现在想想,真的很残忍。

情势变了社会走向文明单位开会百余人的会场像考场更像没有男人

前院杂物库坐东朝西20多平米,布帘隔断,外面一半就成了书房。因为面积小便“小屋”称呼了。

电脑打印机放在北窗下,书架置于西窗前,稍事拾掇便有了“书房”样儿。转椅一动,庭院花草、门廊卉木尽收眼底。蜗居小屋看书、上网静思遐想清茶散香,青烟袅袅安逸自在月光映照,清风悠悠,老歌低徊无序的思路随着歌儿飘向遥远。一支老歌一个时代、一段故事。我想起来了,老家厢房味儿。小屋竟跟老家厢房布局相同门朝西开,也一扇户牖向西……顷刻间,我思绪若流。

老家厢房作厨房饭厅),门外有个院子,院中有个花坛栀子花月季花争奇斗艳,馨香漫漫晚上,我看书写字、街坊串门都在厢房。

邻居们爱来我家串门,就着灯光搓绳子、纳鞋底。我家是煤油罩子灯。那时煤油供应紧张许多人家点柴油灯。人在柴油灯下,脸上有毛的地方都结黑垢,脸上有表情,黑垢就掉下来,擤出的鼻涕都是黑的。

吴二来得最早,西窗下的小凳子是他专座,倚在墙根,看着桌前,一口接着一口地抽,似抽闷烟,青烟在他脸上袅绕,看不出表情。吴二和搓绳子的王三敬着男人之间,乡邻之情,便在“烟酒不分家”上得以体现

“春季到来绿满窗,大姑娘窗下绣鸳鸯,忽然一阵无情棒,打得鸳鸯各一方……”甜润的歌声从堂屋进院子,玲珑的身影风一样飘进厢房秀发洒洒满脸稚嫩,走到桌前,“四季歌”声还在院子回荡。“唱的这么惨……”纳鞋底的女人故作惊讶道:“谁打彩儿了?”吴二叔扔下烟蒂,自言自语道:哎,女孩大了也烦心……说过,面朝我,捏着一支烟晃着“啥叫‘人烟’?”“人烟?”嘟囔着“男人抽烟么……”身后的王三“没文化,”彩儿白了父亲一眼,扭头跟王三烟囱冒烟,寓指‘人家看看我,像征求意见“我家彩儿最佩服宇儿了。”吴二叔脸上有了表情。像说到女儿心上,彩儿那对黑亮的眼睛涌出两汪清泉甜甜的笑在水中飘荡。

厢房里,时而沉寂,时而说笑。吴二叔缓缓吐出一团烟雾,说:有人无烟,就没生活迹象王三“嗯啊”着,也划着了火。

我家厢房每晚烟雾缭绕一地烟蒂我过早地接受了烟的“熏陶”。

吴二创造的“人烟”说,还真蒙对了。那晚彩儿像发现了什么,搁下笔,将头发捋到耳边惊讶起来:“怪了今晚还真没了人烟吴二叔和王三没来,厢房显得很冷清。彩儿说,结伴下乡了。在她捋头发那刻,红润,娇嫩的脸蛋月儿般明媚。

“彩儿——”纳鞋底的女人起身到桌前,说:“你也不小了,咋还没定亲?”“急干嘛?又没合适人家……”话音未落,就瞥来一个眼神,波光粼粼。她穿着母亲穿小的海蓝色大襟稚嫩里透出成熟,端坐桌前,微丰的体态散发出少女那种婉约,性感,迷人的韵味儿。彩儿跟成人劳力一样风里来雨里去,可她肌肤细嫩,美白如玉,貌若芙蓉她又低头做作业,一绺秀发从额前滑下,掩了半片脸颊,露出的半爿脸颊似弯月——天边弯月映入西窗,一个透亮,一个柔媚。

彩儿是家里老大,老大便是担当。洗衣浆裳、烧火做饭、割草喂猪,照看弟弟等活儿,由她包揽。来我家做作业,好让我帮她。我高中,她初中。

邻居将针线绕在鞋底上,要走的样子。突然,她出神般地看着我又看看彩儿嘴角动了动,想说什么。彩儿看着她嘴,等她开口的样子,她“啊”的一声张大嘴巴,竟然打了一个瞌睡来的张口,鞋底往胳肢窝一夹,睡意绵绵跨出门。看着女邻居背影,彩儿似乎猜到她要说什么,半爿月儿一片绯红。老家有早定亲风俗。那天彩儿问我,你咋不定亲?我说,先立业。我母亲是江南城里人,入乡多年却不随俗。彩儿说,她也不想早定亲。

上玄月升起,“四季歌”低徊,情不自禁就面朝西窗——不是留念昔日那情那景,我思考的是:人生难能如意。

猩红的灯光透过西窗映照庭院,五颜六色的月季花儿竞相绽放——洁白的月季纯洁高雅,粉红色月季更给人留下甜美的想象……我和彩儿在花池边,她神情专注,似赏花又像思忖。突然,她朝我“嘘”一声,我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——吴二和我母亲在厢房说话。“年龄合适也投缘,”吴二“等孩子捞着饭碗,由他们做主”母亲说我正转身进屋,彩儿一把拉住我细语低声,“今儿为啥没有飞鸟?”我抬头望天,蓝天如洗,弯月一抹月光洒在她那张月季似的脸蛋上。今儿七夕,”她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鸟儿拾柴搭桥去了……”

不久,彩儿就有了婆家,王三做的媒

我离开家那天走出好远,不经意地转过身,一袭“海蓝”伫在高高的五里墩上……

后来听说,彩儿婚后并不如意,可她欲舍不能,欲合亦难,进退维谷纳鞋底的女人说过,婚姻命中注定,“媒妁之言”、“自由恋爱”,只是一道必经的桥;过了桥,便是新的人生,酸甜苦辣咸俱全,称心如意的美满绝对难觅。

夫妻组合,性格不合,若勉强苦撑,煎熬难耐;分道扬镳,若破损的瓦罐再难如初。人生虽美好,但难能如意。人生既如此,过了“桥”,便有了五味——得耐着性子,由时间来磨合。

一钩弯月悬在西窗,心随歌飞。暗夜怅思,小屋里时光在倒流。

书房搬进小屋,我找到了老家的感觉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·5·作   2016·9·修改

【原创·散文】 西窗弯月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  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