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的博客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 ———— 明·方孝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·散文】革命年  

2017-01-29 17:2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原创·散文】革命年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革命年

 

 

十二生肖无休止地滚动着,不知不觉把我滚成了小老头儿。日子一年比一年好,就是过的太快,365张日历还没翻过瘾,新的一年就来了。年,给孩子们带来了欢乐,给我带来的却是惶恐。

年轻时我也盼过年,进入腊月就兴奋起来,睡觉都扳着手指数日子。因为,过年意味着长岁数,离长大成人近了一步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学时代,那几年移风易俗力度很大,勤俭节约过“革命年”风声急迫。所谓“革命年”,就是过年不歇工,不贴门对,不放鞭炮,不置办年货,除了人人增加一岁无法改变,其他旧俗一律革除。一想,也对:人类社会总是不断除旧,不断布新,才能不断前进。已经过了千年的“年”革除了倒新鲜!

除夕一早我就醒了,看着那沓红纸直发愣。腊月初我就备好了红纸,还根据单、双扇门和窗户、橱柜数量,裁剪成各种形状。我很矛盾:若写春联,跟“革命年”水火不容;不写?没一点儿新气象,不声不响增加一岁,心里不过意。门前冷冷清清,一反常态,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也没了说笑声,一切好像都冰凌了。家乡劳力自带铺卷、粮草去百十里外修水利,过“革命年”了。只听得屋外风吹纸片的啪啪声——那残留一半,风吹日晒发了白的陈年横批在对面门头上飘荡,“批林批孔”字样在呜呜的寒风里猎猎作响。别人家都无声无息地过着“革命年”,我也不能搞特殊。于是,操起毛笔,在红纸上练字了。想到什么写什么,随心所欲。“写门对啦?”对门王奶奶进来。每年除夕上午,王奶奶就拿几张红纸到我家请我写对联,今儿她空着手,靠在桌边看我龙飞凤舞。“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,越过越心寒……”王奶奶自言自语着,“革命年真好,有家却不能回,有圆不能团。”我一边嗯着,一边写着。“都他妈什么玩意!”王奶奶说着,突然骂起来,她咬牙切齿,满脸忿怒。我胡乱地写着,大大小小的纸片都写完了,就叠在一起扔到灶下。“咋啦?”王奶奶说,“烧了多可惜?”说着,弯腰拾起,“不要了?”看我直摇头,王奶奶说她拿回家有用,就抱着一沓废纸笑嘻嘻地出了门。

我成长的那个时期,从小学到高中,社会上刮什么风,学校就起什么浪。我们在风中接受洗礼,在浪里茁壮成长,风和浪更将我们吹打得谨小慎微。忽然,我觉得“革命年”革的还不到位,最好一年革为两年——180天一年,尽快跨过这个让我迷茫、困惑的猗郁年华。

老家人习惯吃早年饭,饭后好串门拜年或上街看灯。天色阴沉,寒风呼号,天色看不出什么时辰,但午饭过了多久心里有数。家里正准备着年饭,外面一阵鞭炮响,好像来自街后。人上一百五颜六色。我心想,也有人敢逆潮流而动,不过革命年。饭菜端上桌,没有鞭炮声的年饭悄然开始。“砰砰砰”一阵急促的击门声,我打开门,啊?!小春子站在门前。他人瘦毛长,一身泥巴,布满倦容的脸上跳着惊恐,说话结结巴巴,像个逃犯。“咋啦?”我心一紧。他只是蠕动着嘴唇却说不出话,进门撂下扁担篾筐,一副要哭的样子。他从工地偷逃回来的。看到他我很高兴,难得在我家过除夕。小春子跟我同学,为帮家里挣工分,寒假去了水利工地。工地上人山人海,彩旗招展,革命年里人声如潮,喇叭喧嚣,比建造长城还壮观热烘。稻草或塑料布搭建的工棚密密匝匝,凌乱不堪。小春子说,吃不好睡不好、活儿苦累事小,拉屎撒尿事大。男女大小便都在堤下,堤下没有厕所,内急时就挑人少的地方去解手。若女人解手,堤下握锹挖土的男人全都杵锹停下,无数只眼珠子一齐瞟向那边,还指指戳戳,评头论足,然后一阵哄笑;送土上堤的男人挑着空筐下堤,见着女人蹲下,激情似火,一路小跑往下冲。在工地过“革命年”的万马千军们,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小便;一贯衣不露肤的姑娘们也大大方方地解扣宽衣,众目睽睽下含羞割爱显山露水。“革命年”让农村女人不再封建保守。排出的粪便顺着田沟往下流,流进了工棚附近的水塘里,好多人正食用那水塘水,在池塘边就能闻到臊臭味。小春子说,他们吃的都是“循环水”。这话瞬间流传开,竟被上纲上线,成了扰乱人心,破坏水利建设的“反动言论”,满工地追查。他连夜逃离,没吃没喝走了一天。小春子家是富农成分,若追到他头上,头青蛋肿。那时一句话就招致厄运的教训枚不胜举。我表面上淡定,心里却为他担心,劝他多喝几杯压压惊。几杯酒下肚,他脸上有了血色,朝我做个鬼脸:“你比我好不到哪去。”他说,他路过街后都看到了。我说,看到什么了?他说我在土地庙前放了鞭炮,还贴了对联,内容很反动。我一惊,可我一天都没出门啊!他说是我的笔迹,铁证如山,若查到我,比他更头青蛋肿。后街的土地庙一贯显灵,后来当作“四旧”烧了,神龛也不翼而飞。烧了庙顶,土墙还在,仍然显灵,照样有人去许愿还愿,香火依旧。我从没去过那里。流水式的运动,不间断的革命,却很难从人们心灵深处彻底革除对神灵的信仰与寄托。我赶慌跑到土地庙,顿时傻了眼,庙前的对联就是我写的,没有字体的毛笔字却粗犷有力,像把钢刀直戳眼窝。我两腿打颤,浑身冒汗……小春子轻声念起来:“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,越过越心寒;革命年真好,有家却不能回,有圆不能团。”念着念着,他噗嗤一笑,指着横批一字一句道:都他妈什么玩意。”小春子说,比“吃循环水”更反动吧?我也不知道咋回事,就像做梦一样。当时王奶奶说这话,我随笔就写下了,根本没往心里去。想不到,目不识丁的王奶奶抱回去那多废纸,竟将这幅字挑出来,通过我的笔,宣泄出她的心声,真够稳准狠的。这不是毁我前程么!我看看四周,没人,都关门闭户在家过“革命年”呢!紧张的心才稍稍轻松了些,慌忙截下对联……

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

今儿又逢除夕,不觉就想起了那个“革命年”。

室外阳光明媚,窗前温暖如春。抚今思昔,心旌荡漾,感慨万端。时代不同了,心境自然不同。那时,恨不得让日子长上翅膀,尽快飞过那个年代;如今,却又嫌365天走的太急躁,还没品尝出滋味,眨眼又是一年,离老就更靠近了一步。老,意味着什么?能不让人惶恐不安?!

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好,就是过的太快。假如能让日子慢下来——缓缓流淌的日子里,我舒舒坦坦,怡然自得,用心品尝着每一天、每一年,更是锦上添花,妙不可言!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于 2017·1·27·除夕(待修改)


 【原创·散文】革命年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