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f的博客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 ———— 明·方孝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·散文】老乡,赵天亮  

2017-01-06 05:32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·散文】老乡,赵天亮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 老乡,赵天亮

 

 

 

电线杆子上找到了油漆工号码进新居不几年,内墙像长了一层老年斑,决定再抹一层白。漆工四十岁左右,进门就开宗明义:“姓灶,叫灶推亮”“灶?我看看他,他看看我,叫我小灶吧!说着,就从耳朵上取下铅笔在墙上写起来……“——————我拉长着声调。他”着,铅笔夹到耳朵上,显出一抹笑,笑里藏着憨敦,好熟悉;尤其铅笔下的大耳朵,活像乌纱两侧伸开的两只粗短的“幞头”。

雇请这类工匠安全很重要爬高,我就扶凳、把梯,寸步不离跟着他。“‘你捣’真好,”他说。“我捣?”我看看自己,穿着并无不妥。“我捣什么?”我问。

“看样子你就像‘你捣’,”他说。

我恍悟,说我像“领导”他有点大舌头还有点鼻塞,说话瓮声瓮气,口齿不清。听他口音,应该是我老乡可这个时候,我不便跟他套近乎。

我仰头看着他,专心致志地扶着梯子。“蹦——突然室外一声爆响,梯子猛地一晃,“哗啦”一声,接着“哎哟”一声叫,赵天亮扔下刷把蹿下梯子一连串的惊乍,突如其来,我也吓懵了。沉静片刻,一切正常,室外亦无异样。隔壁订亲,燃了一串窜天炮。我进门问道:“咋啦?”赵天亮从屋角走来,松开捂着耳朵的手,小眼睛里仍然闪着惊悚:“妈的,放炮他嘟囔着又爬上梯子。“你害怕鞭炮?我好气又好笑又不是雷管炸药”我好奇地看着他,他那沾了涂料的耳朵努力向外扩张,我脑子一闪,突然想到一个人……

炮仗跟雷管一样……赵天亮自言自语着:都能炸死人。我爷爷说的。

“你是清河镇人吧?”我家乡话问道“嗯”着,没再言语。我急着想搞个清楚,主动跟他攀起老乡。并非想占他工钱上的便宜。

“你大名在家乡炸雷贯耳……未等我开口,赵天亮说话了。“我可知道你……”他望着房顶,漫不经心道。

炸雷贯耳”我哈哈笑起来。匠人语言洗净铅华,虽然不可当作书面语,口语里却诙谐生动。我笑,他也笑起来。我说,我的名字跟炮仗一样炸雷贯耳”“炮仗就是炸弹、雷管原料。他说“小时候,爷爷

他面相憨敦,皮肤黝黑,小眼睛,奓耳朵,越看越觉着像一个人。

名字谁起的?

爷爷。

张口闭口都是“爷爷”,说明他跟着爷爷长大,我确信他就是——

你姓桑吧?”看他模样,我突然想到多年前非正常死去的同学桑大槐。

你咋知道?他愣愣地看着我。

“你随母你爷爷姓桑?

像被什么刺痛了,他脸色陡变,眼里闪着震惊,又漾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。他走下梯子,点燃香烟……

赵天亮的父亲叫桑大槐长我几岁,我们同在一所中学读书,初中没毕业就回家成亲了。也许是早婚早得子缘故,他竟然成了大龄学生心中的偶像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社会运动不时涌入校园,轰轰烈烈,热火朝天。教学松散无序,迟到早退、逃学,无人问津,每天上课老师不点名册坚持来校的多是年小的“关水生”(防止玩水淹死,被家长强行送来);年龄大的,也是应付时光。认得几个字,学会打算盘便可终结学业或回家成亲。那时读书,身无压力,师生无忧,学校无虑,家长亦感轻松。也许,这就是一条“培养新一代接班人”、“走与工农相结合”的必由之路。

“桑大槐死了……”那天放,几个同学边跑边嚷,变了调儿的叫声撕心裂肺。咋会呢?我心想:昨儿他还带老婆来赶集呢!几个嚷嚷的同学面色煞白,话语急促,神态慌张,不像恶作剧。我一口气跑到三里外,桑大槐躺在他新婚不久的洞房里,满地血淋,惨不忍睹……

桑大槐死了,一如鼎沸的油锅里倒入一瓢凉水——学校从轰轰烈烈的运动中猛然惊醒,心散神移,一盘散沙的老师们幡然有悟……学校不再盲目跟风,也不再批判“读书有用论”和“读书做官论”,掉转枪口批判“读书无用论”了。桑大槐成了批判的利器,更是激励我们努力学习精神动力。老师特意布置一篇作文:《二极管带来的启示

嫣红的油灯下,好像鲜血涂抹,桑大槐四肢僵直躺在血泊中,我握笔的手在震颤……我用心写着二极管带来的启示》。文章很快完成。读着,想着,怎么也不能相信,课本里早有的知识,竟然熟视无睹;纵然老师教的不深,学生学的不透,也不至于荒唐无知到这种程度!

那天傍晚,桑大槐路过后山,从碎石堆里绊出一只小铜件晚霞里金光闪闪。到家,就在铜件两端接上电线放进衣柜……这时他老婆进门,他说,马上给你一个惊喜。那时,家里唯有的现代化娱乐设备,就是墙上挂的黑纸小喇叭。在他神秘的“嘘”声里,老婆笑着走出房间。桑大槐关上柜门引出电线,耳朵贴门接通了电源——

“轰”——天崩地塌。桑大槐一声未吭倒在血泊中,左脑袋被炸开的柜门削去一半,墙壁、家具房梁上溅满了血肉鲜血染红的碎布片……血肉模糊的桑大槐躺在家人抬来的草木灰中,手里还握着一只接上电线的干电池。

“炸药靠雷管引爆。雷管有电引爆和导火索引爆两种。电雷管外表铜质,跟半导体二极管相似……老师的教鞭捣着黑板咚咚响。“即使是二极管,没有喇叭能接收到声音吗?老师打开课本,《工业基础知识》里就有无线电那一章节。

桑大槐家后山是采石场,经常开山取石,乱石堆里自然散落未引爆的雷管“桑大怀告诉我们什么?读书无用吗?!”老师神情凝重,声音沙哑,凄厉的话语里似乎多了些自责。

桑大槐的“模型”杵在我面前难以言表的悲情油然而生。桑大槐死是那时的教育和那个年代的悲剧,也是赵天亮害怕炮仗的原因。

“我爷爷说,念书不成学个漆匠也很好……他坦然地说着,坦然的面容上显出些微憨不太随和的憨笑里隐着几分凝重、哀婉与无奈。

所幸,那个时代再不会复返。

我时常回忆过去,大都一忆了之,从不往心里去。见着桑大槐的儿子,痛心的往事却在心里盘绕许久,朦朦胧胧地悟出一点皮毛感受:当初批判“读书无用论”,可能提醒人,知识越多人越开化,若都挖空心思,想歪点子,人与人间岂不“开化”的更复杂?所以读书无用。批判“读书做官论”,是世界观的学说。若人人都去读书,都去做官,官满为患更是灾难——明争暗斗,相互倾轧,甚至你死我活,社会还成什么样?批判“读书有用论”目的更明确:知识填不饱肚子,书本成不了土地,长不出庄稼。书读多了,反会纵容人好高骛远,想入非非,不能自我,甚至误入歧途,不如不读书或少读书。我成长的那个时期,学校整天这样颠三倒四,反复折腾,无所适从,只能随波逐流。

人民向往美好,向往进步,社会前进的脚步永不止息。“中国梦”顺应民心,唱响大地,美好的日子已在眼前。

所幸,我赶上了这个好时光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·5·作     2017·1·修改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【原创·散文】老乡,赵天亮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